马保安一看,心想这小妞还挺识大体,只是这性感的娇躯该从哪下手啊, 觉得摸哪都是一种亵渎转念又一想,妈的,送上门来的, 不摸白不摸就从她这对大奶子开始。 于是马保安一双大手覆盖在柳茜的一对酥胸上, 来回的揉搓这手感,真他妈的有弹性,城里人的奶子保养的就是好, 双峰坚挺一点都没有下垂的感觉,哈哈,今天真是赚到了, 马保安暗自庆幸着。 但见柳大美女双眼紧闭,微咬着性感的红唇, 唿吸越来越急促不时发出一声闷哼,终于忍不住对马保安说「那个, 马哥今天我没穿胸衣,那个地方肯定不会藏东西的, 你还是检查其他地方吧」马保安经她这么一说 也就自觉的止住颤抖的双手啧啧的说「对,对, 没这个地方没东西,该检查其他部位了。 」说着双手绕到柳茜背部,同时不断下移, 最终落到臀处忽一用力,双手一按,硬是将柳茜从背后按在自己怀里, 此时两人已是身贴身胸贴胸了,场景极是香艳、火辣, 连一旁的刘老黑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没想到马保安能玩这一手。 马保安怕柳茜觉得自己莽撞,忙找话给自己台阶下「那个, 亲妹妹啊不是哥哥对不住啊,实在是这里的安检很严, 换做其他的姑娘都得脱光了衣服经过安检才能进去 如今是妹妹你哥哥就网开一面,不用脱衣服, 直接摸摸看看就行了妹妹,你能理解哥哥吗?」马保安说的真是声泪俱下, 颇为矫情。 柳茜本来觉得这个马保安是觊觎自己美色, 想趁机占些小便宜如今听他说的那么真切,确实没有让自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脱光衣服接受检查, 确实给足了面子于是转怒为喜,自觉的又将身子往马保安身上贴了贴说「马哥, 瞧你说的你已经给足了妹妹面子啦,妹子先谢谢你, 我一定配合你的工作就是了」。 一番话说的马保安心里甚是受用,心想到底是城里的美女就是有素质, 不觉前胸也往柳茜身上贴了贴把柳茜的一对酥胸压的都有些变形了, 马保安光顾着看柳茜胸前这一对大肉球没成想, 嘴里的哈喇子没止住硬是滴在了柳茜喷薄欲出的美胸上, 口水在大美女的酥胸上划着优美的弧缐直往诱人的乳沟里流淌。 柳茜不禁睁开眼,看着自己雪白的胸脯尖叫一声, 欲说还羞「啊马哥,你把什么东西滴到人家身上啦」, 看的出来大美女有点气急败坏了。 马保安赶紧解释道「那个,小柳啊,真是对不起啊, 瞧你马哥这张破嘴从小就爱流哈喇子,那个你别动啊, 配合检查我帮你舔干净」。 说完就一头扎进柳茜的怀里,像狗熊啃玉米棒似的在酥胸上舔了起来, 粗犷的舌头顺着哈喇子的流向在柳茜的乳沟里乱舔 这一下可把女神吓坏了赶紧伸手去阻止,无奈自己抱在背后的双手被马保安死死攥住, 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马保安如狼似虎的在自己胸上舔着。 「马哥,你这是干什么啦,弄的我好痒, 快停下不要管那个地方了,还是检查别的吧」柳茜向马保安轻呵道。 眼见女神就要生气了,马保安也只得停止继续吸舔, 不过瘾的把深埋在柳茜胸中的猪头抬起嘴里仍喃喃自语「真香, 真软真滑啊,世间还有这样的大奶子」。 马保安一只大手仍将柳茜环抱头后的双手紧紧攥住, 另一只手则在柳茜的性感的美臀上紧紧的揉搓着 每一次揉搓都刺激着柳茜敏感的神经隔着丝袜和连衣裙的美臀时不时的被马保安, 不断的按、压、揉、捏每一次指尖的挑逗彷佛都汇聚成一束电流涤荡全身。 柳茜强忍着马保安的不断挑逗,同时莫名其妙的, 又有一种兴奋彷佛身体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了, 胸口起伏不定娇喘连连,双颊绯红。 然而,柳茜也感受到身前的马保安已经将坚硬的阳具, 紧贴着顶在自己阴部位置摩擦虽然两人都隔着衣服, 但柳茜还是能感受到那个大家伙的温度像一个热源磙烫的顶在自己两腿之间, 来回摩擦。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再这样自己的小穴要决堤了, 得赶紧结束还要办正事」柳茜终于睁开眼睛, 满是愤怒的看着马保安说「马哥你检查这个部位很久了, 快点检查别的地方啊我们还赶时间呢」。 马保安听柳茜这么一说,也意识到自己做的有点过头了, 于是将摸在臀部上的大手又往下移了移在柳茜的白色丝袜腿上轻轻的抚摸着, 没想到这招让柳茜更加的欲罢不能双腿被摸的好麻好痒, 兴奋感逐渐传播到阴部只得再次对马保安轻呵道「马哥, 你老是在人家的腿上摸什么啊丝袜里又不会藏东西」。 马保安却心想这骚妮子穿的是什么牌子的丝袜, 怎么会如此光滑到底是城里来的有钱人,穿的都是高级货。 哎,要是自己老婆也有这样的身材脸蛋,穿上这样勾人的丝袜, 一定会每天都操的死去活来的。 马保安越想越是羡慕、嫉妒,不知不觉, 一个可怕的想法从脑海中冒出: 今天一定要好好把玩柳茜这双美腿。 妈的,顾不得这么多了。 于是不管柳茜是否反对,一双大手肆意的在柳茜纤细的美腿上揉搓摩挲着。 柳茜一看情形不对,马保安一定是精虫上脑了, 自己得赶紧制止如果放任他这样,还不一定做出什么更出格的事情来。 柳茜赶紧伸手阻止,企图挣脱马保安的猥亵。 「马哥,你这是做什么?!这样可不是检查喽, 小心我告诉你们老板哦」柳茜略带强硬的说。 马保安一听柳茜要搬出自己的老板来威胁他, 不禁怒目圆睁道「柳姑娘马哥我好心任你做妹妹, 你不配合检查就算了还要到老板面前告发我, 你这是恩将仇报啊。 哼!你也不打听打听,马爷我在这地方是什么人, 实话跟你说这里每天都有像你这种嫩模来,没有马爷的话, 谁也进不去摸几下算什么,马爷我每天还要睡几个嫩模呢, 哼小柳,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把马哥惹毛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现场气氛顿时变得僵硬起来,柳茜正在生着马保安的闷气, 两下都互不相让。 刘老黑一看形势不对,为了柳茜要是把这帮人惹毛了, 自己以后还在这地方怎么混混还是小事,就怕性命都难保。 于是赶紧向马保安赔笑道「马爷您说的是, 这地方谁不知道您马爷的厉害我听说来这里的模特进来前都得先让你睡一夜, 可见您马爷在当地实力。 如今小柳呢,年轻还欠经验,涉世未深,又是城里来的娇惯的很, 不当之处还请海涵啊」。 可马保安并不吃他那一套「哼,海涵个屁, 别整那没用的。 我说小柳啊,瞧你马哥的鸡巴都要把裤子顶出窟窿来了, 你要是有办法能让你马哥的鸡巴消肿就进要是没有办法就磙蛋」。 眼看聚会要参加不成了,刘老黑三人这个急啊, 不住的朝柳茜递眼色意思是就牺牲一下吧。 可柳茜心想这个马保安果真是个无赖之徒, 连这么露骨的话都能说出。 可是如果真不答应他,松山之行怕是要泡汤了, 想想自己之前付出了这么多现在是功败垂成, 决不能在这个环节上出现差错只要不和他发生关系, 自己就只好牺牲一下了。 不禁后悔刚才若只是顺从马保安,被他摸几下, 说不定已经完事了现在可好,还得帮他打手枪。 柳茜朝马保安欠身一笑,大方的说道「马哥, 先前是妹妹我不懂事妹妹给您道歉了,还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你说的我都答应你,只是我也有几个条件」。 马保安一听柳茜已经服软,不禁暗喜,心想自己狗仗人势终于将柳大美女骗到手了, 先不管什么条件只要自己能对着大美女撸一炮就心满意足了, 于是咽了口口水装模作样道「妹妹既已知错哥哥又怎么会怪罪呢, 不知妹妹是什么条件啊?「这第一嘛就是不能发生关系, 妹妹只负责帮你射出来;第二就是此处人多眼杂 多不方便我们还要换个地方才行」。 话一出口,柳大美女也感到有点害臊,就连刘老黑三人也暗暗吃惊, 没想到柳茜这么爽快就答应了。 马保安一听大美女要帮自己打手枪,自己本来只是想对着她撸一管而已, 于是立马拍着胸脯说」好说好说,马哥答应你, 绝不破了你处子之身不发生关系就是了「说完又往刘老黑这三人顿了一顿说道」我和小柳先进屋聊聊, 你们在这里给我望下风别乱跑给我瞎整事,听到没?」这三难兄难弟此刻心里这个羡慕嫉妒恨啊, 无奈自己身份卑微也只得点头称是,不敢越雷池半步。 眼巴巴的望着马保安将柳茜拉进了旁边的传达室。 话说一进房门,柳茜立马没了安全感,想到房间里仅剩自己与色狼马保安, 不禁心口乱跳脸泛桃红。 但见马保安手舞足蹈,猴急的拉上窗帘,关了门, 开了灯将身上裤子、内裤一脱到底,硕大猩红的龟头高高举起, 彷佛在向美女柳茜敬礼。 柳茜见状一手护胸,一手按着包臀裙边, 惊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木然的站在那里。 心想为什么这边人的那个东西怎么都那么大, 唯独孙宇的却小同一村子里的人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 马保安咧着大嘴走到柳茜跟前说「那个, 小柳啊别害臊啊,是不是哥哥的特大号鸡巴吓到你了, 嘿嘿没事,它没你想的那样害怕,不信你摸摸「。 说完就拉着柳茜的纤纤玉手按在他龟头上,轻盈的指尖刚一接触那东西就缩了回来, 就像触电一样。 「你好坏啊,谁要摸你那脏东西,可是那么大要怎样才能射出来啊」柳茜好奇问道。 马保安色迷迷的说「小柳啊,这个不急, 你还有个熟悉的过程啊。 来,快用你的小手套弄,练习几下」。 柳茜没办法只得颤巍巍的伸出右手握住马保安的鸡巴, 来回套弄就这样持续了几十下,马保安已是爽的不得了, 好几次都差点射出来只是自己一味克制,不想轻易就射出来。 柳茜显然已渐渐适应了这个过程,套弄速度也越来越快, 胸口已经渗出了香汗而马保安喘着粗气,不时发出像杀猪一样的叫声。 突然马保安「啊」了一声,松开柳茜正在套弄的小手, 一屁股躺在沙发上喘着粗气。 马保安莫名其妙的这一着,把柳茜吓一跳, 赶紧问「马哥怎么了?是我弄疼你了吗?」马保安缓了缓才说「哦, 小柳啊没事,是我站着累了,我要坐着歇歇, 你等一等啊」其实是他刚才又要射了出来 若不是自己出手阻止老二真的要被柳茜这双玉手拿下了。 马保安耷拉着腿,面红耳赤的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 心想这不会是做梦吧不行,不能就这样便宜她了, 老子还没有把玩她的全身呢想到这,不禁笑了笑说「小柳啊, 你马哥累了过来坐在我怀里,咱俩促膝长谈, 聊聊人生谈谈理想」柳茜一见马保安整个一大王八耷拉着腿坐在沙发上, 中间的阳物仍然高高举起就像竖起的旗杆,心想这个要怎么坐啊, 于是轻手轻脚的背对着坐在他膝盖上。 可马保安立马用一双有力的大手将其抱在自己怀里, 这样性感的大美女柳茜硬是坐在了自己身上肥美的翘臀隔着丝袜和包臀裙, 紧贴在马保安的肚腩上而硕大的阳具此刻就顶在柳茜的阴部, 被夹在两条美腿之间。 顿时,一股电流袭遍柳茜全身,她挣扎着想从马保安怀中站起来, 无奈双脚离地失去着力点,只能坐在马保安肚腩上摩擦着。 而马保安这边也没闲着,一手紧紧盖住柳茜挺立的双峰, 一手在夹紧的白色丝袜美腿上肆意摸索着。 柳茜就这样突然被马保安上下其手的抚摸着有点惊慌失措, 不禁颤声说道「马哥你轻点啊,丝袜都要被你揉坏了呢「。 马保安正沈浸在蹂躏柳茜美腿的乐趣之中不能自拔, 「那个小柳啊,怎么你的腿上的丝袜会发光啊?一闪一闪的, 看的我老二都麻了。 「柳茜也被马保安摸得浑身酥痒,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也不知是无意反抗「妹妹我穿的可是WOLFORD的丝袜 是世界上最贵的丝袜这种袜子都会带有金属光泽, 越是在灯光下越会发光。 「此时,柳大美女的两条丝袜美腿果真在灯光下发出莹莹白光, 而她没想到的是这样越是奢侈的东西,在马保安这些乡下人看来就越是淫靡。 马保安一边揉搓着柳茜的乳房,一边伸手到柳茜的裙底一探春色, 右手已经从两条丝袜美腿上游移到了大腿内侧 粗糙的大手继续前进着,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 柳茜身子一颤,原来马保安已经摸到了自己的私处, 在他邪恶的手指不断挑逗之下两片晶莹的阴唇隔着丝袜悄然盛开。 「小柳啊,你是不是没穿内裤啊,好像就穿了一条丝袜啊「马保安像发现战利品一样, 在柳茜丝袜裆部位置拨弄着。 柳大美女紧咬着自己的嘴唇,双颊绯红, 柔声说道「你们这些色男人哪里知道丁字裤长穿对女人身体并不好, 所以我今天没穿丁字裤只穿了条丝袜呢」。 这下可方便了马保安,灵巧的手指在柳大美女的阴部不断爱抚着, 仅仅隔着一条超薄的丝袜用手指几乎都可辨别大美女美穴的形状。 粗壮的手指时而梨花暴雨般的,隔着丝袜在阴部作抽插状, 时而又灵巧的蜻蜓点水似的在阴蒂出轻揉直搞的大美女欲仙欲死。 柳茜唿吸越来越急促,意识也变的越来越不清晰, 心想自己应该是帮他射出来以尽快完事的怎么现在到反过来了, 自己却被他搞的淫水连连。 时不时还会轻轻的呻吟几声。 这一幕没逃得过调情高手马保安的色眼, 知道大美女已经进入节奏了高潮就快来临了, 于是果断停止自己在柳茜阴部搅动的手指。 柳茜正被马保安搞的云里雾里,忽地感觉手指停止了运动, 寂寞感随之而来。 心想,怎么停了呢,再是几分钟,自己就会高潮了。 然而,不久又感觉到,阴部正被马保安的阴茎袭击, 低头一看果然,巨大的阴茎正在自己阴部的丝袜上时快时慢的摩擦着, 龟头的黏液已经渗透到裆部的丝袜上再加之先前自己分泌的爱液, 丝袜已经变得非常润滑了。 柳茜立刻变得警醒起来,不对,这样下去他是不是要插入了, 绝对不能这样于是果断抓住马保安的龟头。 「马哥,咱们事先不是已经说好了,不能发生关系的, 你应该知道这是我的底缐。 」「小柳啊,你放心好了,马哥不会插你的, 只是刚才你爽了我还没有啊,你看,我的命根子都硬成这样了, 怎么就射不出来啊小柳啊,你该想想办法了。 柳茜被他说的满脸通红,刚才确实是被他搞的差点高潮, 自己沈湎其中却把他忽略了。 嗯,办正事要紧,还是赶紧让他射出来为好, 否则进不去敬老院拍不到幕后主谋。 可是柳茜又隐隐觉得,自己的阴部已经变得非常潮湿, 有点舍不得这根大肉棒了。 于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 柳茜转过身,对马保安柔媚的说「马哥, 你躺下让我好好伺候你这根小兄弟吧「说完就将自己的包臀裙轻轻的往上提了提, 大半个美臀突然得到释放露了出来。 轻抬美腿,调整好姿势,跪着骑在了马保安的身上, 硕大的阴茎被柳茜用裆部压下紧接而来的是柳茜阴部不断的爱抚。 柳茜就这样骑在马保安的肉棒上摩擦着,媚声说道」马哥, 你看这样行吗?」马保安此时还哪有反抗的馀地 舒服的说不出话来。 柳茜腰部发力,湿润的阴部只隔着一层超薄的丝袜, 在长长的肉棒上前后不断摩擦着。 每一次摩擦柳茜都会娇声的发出「啊,额,啊「。 躺在身下的马保安,看到女神闭着眼睛, 一头秀美的波浪卷发披在身后的香肩性感的红唇紧咬着自己的玉指, 一对酥胸不停的晃动画面是如此香艳,即使是看AV要找不到这样刺激的场面, 这么美的女主角此刻正骑在自己的身上,销魂的表情, 纤细的宫腰不知不觉,阴茎又大了一圈,龟头青筋暴起, 要不了几分钟就要爆发了。 「那个,小,小柳啊,马哥太舒服了,你的美屄把我鸡巴摩的又痒又麻, 大屁股也把我的鸡巴夹的铁紧啊,你再加快点速度, 我就要射啦」」马哥你别胡说,好的,我加快速度, 你射了告诉我一声别把我丝袜弄脏了啊」柳茜骑在上面也是兴奋不已, 小穴也越来越泛漤终将绝堤。 大美女后腰突然发力,在大肉棒上摩擦速度越来越快, 阳具上的温度急剧升高彷佛要将那薄薄的一层丝袜融化, 直接拥抱湿润的小穴。 「马哥,你说的是这样吗?你的那个东西好硬、好烫哦, 埝的人家痒痒的。 还要多久才射啊?」柳茜忘情的说着,速度却一点没减。 「小柳啊,太刺激啦,我爱死你的骚穴啦, 比直接插进去还爽哩再加点力啊。 」「马哥,啊,别,别瞎说啊,啊,啊马哥, 人家要来了」。 大美女终究是没把持住,先人一步,一股热浪袭来, 全冲在马保安的肉棒上马保安本已就在不断克制自己的肉棒, 企图延长射精时间没想到被柳茜的爱液一冲, 终于也精门大开彻底爆发,一股浓稠的精液悉数射在柳茜裆部的丝袜上。 就这样,两人几乎同时达到了高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