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铃声响起来,我连忙将电话筒拿起, 唯恐太过迟接电话的话对方会立刻挂断「喂喂……觉得如何?呀, 明白了你是第一次玩这种电话游戏的吗?」从听筒的那一边传来一把男声。 心儿咚咚的跳过不停,今天的我真的是很奇怪呢。 心脏好像要从喉咙那儿跳出来似的,紧张得连手也震起来, 将电话筒按在耳边。 「不用那么紧张嘛,哎,算了吧。 那我自己先来介绍一下吧。 我今年17岁,是高中生,样貌嘛,似林志颖, 事实上我才不喜欢像他娘腔腔的,最讨厌了。 」听到这样的说话,忍不住笑了起来。 「呀,笑了起来了……你不是在写字楼工作的了, 应该还要清闲些的……难道是还在读大学的女大学生吗?」「对不起 错了不是啊!」我忍不住和应了他一句,但是声音是震抖着的, 握着电话筒的手在冒着汗心脏像要破裂开来似的收缩着。 对手竟然还是高中生,那还不是小孩子吗?若果给他见到我的样子就不太好了, 我是这样想的我是石咏琴,从夫姓。 「不是吗……?」「还要年长些,已经是亚婶级了。 」我今年28岁,比他年长十年以上的女性, 还未曾有过与男高中生做爱的经验而对方大概也从说话中的口气听得出来, 所以我也感觉到他也很高兴。 而这不是我意料之外的事。 「哇,那我真幸运了,我最喜欢身为人妻的女人了, 那是我一直憧憬的事但一直以来都没有这种机会, 哎真使人感动。 」他激动得连声音也高了,好像已是很兴奋似的, 而这个男人正是我要诱惑的对象。 正想得入神的时候,电话筒那边传来了一下咚咚的声音, 好像用手指敲打似的。 「听到吗?那是我那家伙想要跟你说话呢, 是因为听到你的声音而变硬的尖端部分还有些汁液流出来呢。 」听到他那样说,耳朵也热了起来,好像他用那又热又胀的东西押着耳朵似的。 「今次轮到太太你了。 」当然,这是使人困惑的事情,他要弄出声音来还可以, 我要怎样做才能发声呢想了一下后就找到解决的方法了。 我脱下裙子,将电话筒塞进内裤里面磨擦而发出声音。 「听到吗?那儿跟你说话了。 」「唔,听到了,但只是咯咯似的,我不明白他说甚么, 这样吧……用手指来自慰发出的声音才是它想说话, 做一次试试看你就会明白的了。 」我脑海中浮现出一个面有暗疮的少年, 口中发着浓重的喘息声一只手握着电话,筒而另一只手则握着那胀得他快要死似的肉棒挥动着。 心中不停的跳着,听到他的要求,我便将电话筒直接地按在下腹之中。 「哎,真令人害羞呢。 」电话的另一端不就是少年的耳朵吗?我将手指触摸自己的秘密地方, 真令人吓一跳还没有做过甚么事情,那儿已是满载了爱液, 而多得流了出来用手指触摸一下之后,便全身震栗起来。 「这样吗?这样行吗?」「唔,听到了。 听到了太太你那好色的小孔声音了……哇,真厉害, 竟会发出声音你现在想我怎样做呢?」「怎样做才好呢, 忘记了。 」「忘记了?」「真的,忘记了。 」「真残忍,这么快就忘了,但我对你的事即很难忘记呢。 」「真的?」「是啊,那样我会用手指插进你那小孔之中吧, 不是一只是二只手指。 」听到他这样说,就好像他在我前面用眼睛看着我自慰似的, 忍不住用二只手指插进去刺激那小孔中的粘膜一样。 另不过是我代他做。 「怎样?舒服吗?」「很舒服啊,但这样做的话, 好像我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一样。 」「不会的,我只不是帮你而已,喂,不如见一面如何?这样的话, 我便可以全力替你服务了。 」这样幼稚的想法也会说出来,而且是用生涩的声音说出来。 虽然我是一个很有理性的人,但是这时我已经完全被那种兴奋掩盖了理智, 于是三十分钟之后我好像着了魔似的,驶车到约定的地方去了。 今天,医院方面通知我患了不孕症,而怀孕的机会只有千分之一的机会, 那还是有机会的只不过是微乎其微而已。 我跟丈夫石少雄结婚巴整整三年,一直以来都没有避孕却没有怀过BB, 担心那一方是不能生育故此才到医院去检查, 这种事情定很难跟丈夫开口的但我始终要跟人商量, 就在回家的道路中遇到了多年不见的好同事惠美 一同到她家中闲谈一番。 惠美她于几个月前离了婚,因此,我便向她诉说不孕的事情。 「真令人羡慕啊,那不是不可能会怀孕了吗?无论怎样花心也没有后遗症了。 」惠美她为了报复她丈夫的花心,连自己也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且更怀了一个不知是谁经手的孩子丈夫知道后要她将婴儿堕胎并且与她离婚。 「而且咏琴你除了丈夫以外,未曾与任何男人有过关系不是吗?」惠美她极力怂恿我去做一些花心的事。 「那不能叫做淫乱,只不过是去观察各式各样的男人而已。 将自己的人生观及生活圈子扩大吧。 」惠美她自从离婚后便加入这种电话俱乐部, 由那时至现在大概已有二十多人与她发生关系了。 那时我想做这种事真是罪大恶极,但是回到家中的时候, 在邮箱中发现这种传单。 虽然我内心极之抗拒这种事,觉得它污秽之外, 更感到那是关乎道德的问题再者加上惠美的情形, 我更感到它的讨厌。 但是一旦想到自己的情形,在好奇心的驱使下, 有一种试它一下的心情。 「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漂亮呢,很难相信能与这么美的太太约会。 」电话中的高中生,现在就在我的面前,名字叫田国浩。 我跟他进入宾馆之后,他使紧紧的将我抱实, 他物了我一下便说。 「不要,我跟你约定只是到旅馆坐一会而已。 」他不理会我的说话,用一个热吻将我的嘴巴对着。 那是很热烈的吻,他那两片热热的嘴唇用力的吸着我嘴巴, 舌头在我口腔内紧紧的缠着我的不肯分离。 我的手脚禁不住震了起来,全身不能发出一点儿力量, 不知甚么时候我也紧紧的抱着他。 我们在茶餐厅内见了面后,大约闲谈了半小时左右, 我一点也不觉得他是比我年青十年的小伙子但周围的视缐却不以为然, 不停的向我投以奇怪的眼光于是便接受田国活的提议我一处比较安静的地方去相处一会儿。 起初我不大想与他到这样的地方去,太过份了, 但因为他与我丈夫同一血型所以找想若然与他发生关系两万一有孕的话, 也不用担心更不用去堕胎了,想到这里,我才答应他的要求。 对于我不孕的诊断,我到现在还不大相信我需要负全部责任, 我们两夫妇的性生活十分之少一个月只有两、三次, 我想问题大概是这样所以结婚到现在已有三年还末曾有孕。 经过周详的考虑之后,我才驾车与他进入汽车旅馆去。 「我不要这样,放开我。 」我极力的逃避他的嘴唇,但他却直接地将两只手指向我的下体进攻。 「但太太你已湿了,看,我感觉得到的。 」跟着他捉着我的手引向他两腿之间去。 哇,真厉害,虽然隔着裤子,但还是能感到他已像盛怒的蛇一样, 昂首吐舌似的好像向我示威一样,触手所及的是满满的, 胀鼓鼓的一团令我爱不释手的在那儿徘徊。 比起他,我丈夫就好像小巫见大巫一样, 我很想看一下它够竟有多大想看一下它的原形是怎样的, 不不只是看,我想用手直接扫着它,更想用口嚐一下它的味道。 「我不喜欢那些不听话的孩子。 」「但是看到你这么漂亮的女性,不这样做不是很奇怪吗?啊, 我真想要你呢。 」他的两根指头恣意地在那小洞中蹂躏着。 我喘着气,心想跟丈夫的性生活真的没有一点趣味, 我所喜欢的是这种方式。 而我的心亦渐渐的远离我丈夫了。 突然我想起比田国浩大十多年,心中冷水淋下一般;逃离他的指头而跪在地上。 「我已不能再忍了,让我用口替你服务一下吧。 」我将他的裤链拉开,直接地触及那贲涨的家伙上。 那东西像一条灵蛇一样突的一声跳到我眼前来, 而龟头的尖端上有些透明的汁液流了出来。 我用湿湿的舌头只着它的顶部,仔细的舔它, 从头到尾慢慢地舐下去他的睾丸突地向上缩了上去。 「哇,真舒服啊,你老公一定很爱你的了, 但我很难忍着的那到床上去吧,一起互相服务吧。 」他既然这样说,我便跟他上床去了。 我们脱光衣服后他使躺到床上去,我盖着他的身体让他替我服务。 想起连最隐秘的地方也给他看到,心中感到一阵激动, 面孔也红了起来田国浩在下面用手捉着我的屁股拉向他。 「看来一点儿也不像结了婚的女人,不会像其他女人一样又肥又黑, 比起我认识的中学生还要漂亮。 」说着就在那儿舔了起来。 我丈夫从未曾做过这种事,更不用说会讲一些讨人喜欢的说话, 所以令我心中感到高兴但另一方面又担心下体不会有臭味吗?虽然洗过澡但真的没有味道吗?为了报答他对我所做的一切, 我张大嘴巴将那巨大的东西含进口中将头前后摇动来取悦他。 一会儿之后,我已忍耐不住了,我希望他能快生在我口中喷射, 因为口部已累得很实在太长时间了。 但无论怎样努力,他还是不能射出来,而我的唾液则沿着嘴角向下流出来。 也许我未曾做过这种事吧,我的舌头跟下颚而累得麻痹起来, 不能再动了在奇怪为甚么还没有发射呢。 「真棒啊,太太我跟你在电话中曾经有过约定, 一定不会忘记你痛苦的样子的。 」他真的是高中生吗?他的舌头好像玩魔术似的, 在我那两片小山丘之中在那颗小肉芽之上磨擦着, 而且更发出那种淫声浪语。 还不止那样,除了舌头在小肉芽上磨擦外, 指头也没有停过在那粉红色的肉芽上用力地擦着, 使我那儿像充满了血似的感到十分兴奋。 舌头又好像一枝棒一样,从小洞口向内伸进去, 同那儿四周的粘膜刺激更出出入入的运动着, 又四周的舐舔而他鼻头则在肉芽上磨擦,手指则在阴道下的肛门上游动起来。 「我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袭击不知如何是好, 连忙用手将他的手拉着我跟丈夫的性生活是毫无趣味的, 这种刺激太过厉害了到现在我还未曾试过一次激烈的性爱 想起来也觉得可怜因此,得到他这种服务,我已感到十分满足了。 实在再忍不下去了,我站起来,用手引导他那巨大的东西引进我的小洞去, 一点也不困难的就将它吞了进去。 「哎……很大呢,比我老公更大,会弄爆我似的。 」当那巨大的肉棒进去后感到胀胀的。 「很紧呢,来得很实……忍不住了,快要射出来了。 」他从下面用手紧抓着我的乳房,死命的用力抓着, 用力地揉着。 实在太紧凑了,感到那肉棒一直到达里面深处, 使我也崩溃起来。 腰部不由自主地上下摇动起来,耻丘与耻丘互相磨擦着, 激烈的抽送使下部敏感的粘膜有少许疼痛那阵阵的疼痛使我的腰肢胡乱地摆动着。 「不要这样动啊,会断的啊:」虽然他这样说, 但那种快感使我不能停止。 突然,一阵麻痹从腰部传上来,我激动得嘶叫起来, 眼前冒出一阵闪光腰部更加快地摇动,而与此同时, 田国浩亦忍不住那种抽送那肉棒更胀至顶点, 瞬间喷发了出来。 我骑着他阴道不停地收缩着,反手将他的睾丸捉实, 轻轻地揉着。 那种高潮我未曾试过,一阵疲态感袭向全身, 下体还残存着刚才好馀韵就这样将他夹在阴道之中倒在他的身上, 任由那混浊的白色液体流出来。 不知甚么时候田国浩他已洗完澡出来了, 灯光照在那湿湿的皮肤上又是另一番景象。 我不理会羞耻之心,裸着身体站起来走到浴室冲身。 在淋浴的时候,那小伙子突然走了进来。 「这样的,我还末试过强奸的滋味,可以试一次吗?」「刚才做的还不够吗?」「那些所谓的SM还未试过, 虽然可能会有点痛但我想你一定让我做的。 」我想他刚才做得那么技巧高超,应该是没问题的, 于是我便答应了。 我跟他进房中,跟着他便从书包中拿出一些用品, 全是我从未见过的东西他用绳子将我缚起来。 「若果全部都使用的话,今晚看来不能回家了, 但不成啊我丈夫今天会早回家的「这样吗?那我就用那些最棒的道具吧。 」他用鞭子轻打我的屁股,我痛得轻叫了出来。 「告诉我,你丈夫是个怎样的人?」他用手指涂了些润滑剂涂在我的肛门周围。 「丈夫是比我大三年的人,性交技术很差的人, 虽然他的阳具很细但我是不会离开他的。 」跟着他走到我前面,将那肉棒塞进我的口中, 而手指则从我背后塞进肛门之中我却张着嘴含着地那渐渐胀大起来的家伙。 跟着他用一个小型的电动成人玩具代替手指塞进我后庭之中。 我痛苦地挣扎,那种破裂似的感觉使找痛得左闪右避, 不知他刚才涂进去的是甚么东西痒痒麻麻的使人很不舒服, 跟着他将那玩具的开关开了。 他不让我有任何挣扎的机会,按着我的头不停的将那肉棒在我的口中抽动, 一面又用手摇动那枝露在外面的假阳具使我感到十分之不舒服, 但又不能停止。 突然,他将我后面的玩具取下来,眼着绕到我后面, 趁我不备突然间插进我那菊花状的心孔之中使我痛得险些晕了。 他取了一具更大的玩具出来,塞进我阴道之内, 前后夹攻后面是初有些疼痛,但先前那种麻痹的感觉渐渐没有了, 前面的电动阳具在震动着而后面的他则按着找的腰部用力地抽送着。 无论我怎样闪避,都不能逃避那两枝真假肉棒。 我从未试过肛交,起初的确是很痛,但那种感觉却是从末有过的, 那种快感使下半身麻痹起来受液从前面的阳处流下来。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打开,有差不多十个穿着制服的高中生走进来, 这情景使我羞愧不已。 原来他们是同学,这一定是个陷阱,我想逃走也来不及了, 他们用最快的速度将我捉住有些已急不及待将裤子脱了, 跟着我给他们轮流的干每一个口都给他们的东西塞着, 眼泪也流不出来了。 当他们完事的时候,我问出国浩为何要如此对我, 想不到他们的答案使我睛天霹雳一样原来他们是我丈夫的学生, 为了报复他的严格才如此做我不明白为何他会知道我的样子。 他告诉我这次约是巧合,他们曾经见过我一次, 刚好今次电话的对象竟是我所以才想到这套计划, 真使我哭笑不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