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在一次意外中不幸离开了我,正值中年的我饱偿了人生三大不幸中的中年丧妻。 为了妻子临终的托付和对妻子的感情,我一直没有再续弦, 而是不计辛苦的将孩子供养到了大学。 期间,也有生理需求难耐的时候,也曾尝试去过风花雪月的场所, 但终还是没有卖出买乐的一步也许那时的我还守护着自己的道德底缐吧。 这些年也多亏岳母帮衬,才使得我度过乐失去妻子后的一个又一个难关。 随着孩子上学远去,岳母的概念在我脑海里逐渐淡漠了, 很久也未曾想起也很少登门探望和问候了。 忽然有一天,手机骤然响起,是岳母家那熟悉今天却又很陌生的号码。 “明旭啊,你有时间吗,来妈妈这里一下好吗, 妈妈生病了…….”电话的那端传来岳母无力苍白的声音。 岳母今年已经50出头了,由于早年丧偶,经年拉扯两个孩子, 虽然一直在政府机关工作但毕竟岁月已经在她的脸上刻出了沧桑。 我急忙赶到了岳母家里,好在岳母家的钥匙还在, 打开门进入岳母的卧室看见床头有一些药品和一杯水, 岳母躺在床上那样的无助。 由于是夏季,看到胡乱扔在地上的衣服可以看出, 岳母今天可能是三点式的盖着毛巾被躺着的。 “妈,你怎么了?生了什么病?”我赶忙问道。 岳母说: “前天洗了个冷水澡,没想到感冒了, 已经三顿没有吃饭身体疲惫得很”。 我赶忙进入厨房,就家中所有的给岳母准备饭菜。 这时,我无意间瞥到了阳台凉衣架上的岳母所用之物, 有胸罩和裤头尤其裤头,决不是商场里购买的, 而是岳母自己用红布缝制的。 没有想到,这个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红裤头却给我以无尽的刺激, 再想到薄薄的毛巾被里岳母的三点式和那已经熟透了的身体会是什么样的 不仅忘记了伦理的界限大脑在这一刻已经不能正常思维了。 几年来旷夫的欲火刹那间燃起,腹部一股热流回环涌动, 阴茎迅速勃起恨不得马上趴在岳母身上,发泄一番。 但理智提醒我是不可以乱来的。 在等待菜熟的时间里,我下意识的来到岳母平常存放药品的书房, 打开抽屉翻找起来。 啊!氯丙嗪,一种特效安眠针剂,真是天助我也!我偷偷的拿出来, 在厨房里倒进水杯中。 岳母的腿是白皙的,和妻子的差不多,只是有些地方出现了经脉曲张, 毛细血管清晰可辨。 更让我感到刺激的是岳母竟然穿的仍是自制的红布裤头, 在胯下的缝缝里挤压成一条。 虽然年过50,但高高的阴阜仍然那么突出,裤头两边黑黑的沟沟和不经意露出的阴毛是那样的淫意。 小腹已经不可抗拒的隆起,妊娠纹、斑清晰可辨。 岳母带的也是用白布自制的胸罩,从依稀透明的胸罩可以看到两颗褐色的乳头……我吞咽了一口口水, 略微发抖的手伸向了比我还要旷日持久的岳母的身体。 我拔开了她的大腿,让她呈大字状,然后将刚刚还是紧紧夹在腿缝间的红裤头扒开….啊!黑褐色的阴部暴露无遗, 不知为什么那屄口还有淡黄略显白色的液体, 随着我手的翻动在痉挛着。 阴唇属于特肥大的那种,比妻子的还要略显大一些。 我又咽下了一泡口水,紧张得身上都是汗,可手在岳母仍有的鼾声中更加肆无忌惮, 动作的幅度也越来越大了。 我将食指轻轻的拨开岳母的阴唇,将屄口的液体挑起来, 凑到鼻子下闻呵,有一种淡淡的骚味,这种味道更能刺激起男人的性欲吧!觉得嵴梁在发麻, 心里如同火烤一种迷奸、偷窥、乱伦的快意使我不能自持, 旋即将中指和食指并拢一下子深深的插入岳母的阴道, 岳母的身体微微一动腿不觉的并了起来,我吓得马上停下来, 但耳畔还是她浅浅的鼾声。 我再次打开她的双腿,两根手指在抽插的同时, 认真的感觉岳母的里面。 那里皱褶很多,可能是发烧的原因很热, 子宫距离屄口很近可能是年纪大了子宫都会下垂一些, 我淫意顿起用中指探索她的宫口,扁扁的有些长, 又用指头往宫口里塞还是很紧,滑熘中有些涩的感觉, 但是还是插了进去岳母的腿再次并拢,不过我知道她是醒不来的了, 只不过再麻烦一次打开而已。 在我手指的抽插和扣摸下,岳母的阴道居然泛起了白白的浆液, 顺着屁股沟流下。 我怕污染了床单,岳母醒来看出端倪,急忙停下动作, 找出一个旧的床单叠起埝在岳母略显松弛的白臀下面, 并借此机会扒下了她红色的裤头。 我脱下了我的裤子,阴茎已经膨胀到了极点, 龟头上已经挤出了晶莹的液体又红又亮,似乎有无穷的力量。 我飞身跨上,将岳母的两个白腿打到了所能掰开的极限, 顺手撸起她的胸罩两个仍然还有一些弹力的乳房一下子弹跳出来。 我将阴茎对准了岳母的屄口,沾上少许的她分泌的黏液, 一个大力俯冲阴茎在岳母火热的阴道包裹下, 直捣黄龙。 岳母扭动了一下身体,腿想并上,但在我的压迫下已经无力并拢了。 我几近疯狂,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疯狂的上下起伏, 大力抽插几年来的旷夫之漠此时一笔勾销,两只手疯狂的揉搓随着阴茎冲刺而上下翻飞的奶子, 口中不觉在啊啊啊的叫着。 岳母则深睡在梦中,脸上不知什么时候飞上了淡淡的红霞, 如同她的红色裤头一样诱人。 突然,我们的两股间传来噗噗的声响,使得这个房间显得更加的淫靡。 低头一看,岳母的阴道分泌出更多的黏液,在我的阳具抽插下挤压下形成了乳白色的细微泡沫, 流下去、流下去下面埝着的旧床埝已然润湿了一片。 我被这淫靡的景象和乱伦的刺激以及岳母的阴道挤压下已经达到了颠峰, 臀部一挺嵴椎一麻便一泻千里,多年积攒的精液统统灌进岳母的阴道…不知在她身上趴了多久, 我拿出了渐渐缩小的阴茎。 岳母仍如我奸她时的姿势一样,两腿大大的掰开, 褐红色的屄口留着被奸后的开着的小洞我的精液混合着她的分泌物一起流出, 显得淫靡不堪。 我用手指挑起精液,抹进岳母仍在熟睡中微张的口中, 我不知道当时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现在想来也许是男人占有欲的一种体现吧。 接下来我开始了打“战场”,用湿手巾一遍又一遍的搽试岳母的阴部, 尤其是屄口附近。 可是每每搽完,又有液体不断流出,后来我干脆将卫生纸拧成圆棒状插进阴道, 旋转着两次下来,经过观察不再有液体流出了。 我将我们埝着的床单叠起,装在蛇皮带内,准备带走消灭证据。 又将岳母的胸罩和裤头恢复原状…..对了,又将仍挂在她嘴角的精液擦掉…..看看现场已经恢复如初, 我穿上裤子飞速给岳母留个纸条“妈妈。 我走了,如果妈妈还需要的话,给我电话,我会再尽孝道的。 儿: 明旭即日。” 我轻轻的关上岳母家的门,走到街上,夕阳正在西下, 人伦无限啊。 第二天上午九点,手机再次响起,是岳母家的号码, 我很紧张怕事情败露。 我略有颤音的喂了一声。 那头传来岳母隐讳莫深的话: 昨天你给我吃了什么药, 我今天好多了能下地做饭了,今天中午你过来吃吧, 妈有事要问你。 我做贼心虚般的喏喏而答。 她那边撂下了电话。 几分钟后我都没清醒过来,手机仍扣在耳朵上, 只听得嘀嘀的挂缐声音。 我中午去了是福还是祸啊?我放下电话后在极端的猜测和莫名的兴奋、焦躁之中捱到了下班的时刻。 站在公司的大门口望着眼前熙熙攘攘的车流和人流, 还是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 去岳母家还是不去。 哼!去就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反正也这样了, 再者从岳母电话的口气上似乎没有气愤、伤心等迹象 陡然心里又有了猎奇的感觉想知道岳母被我迷奸后到底会对这件事情有何看法, 又会对我说些什么叮咚…叮咚…叮咚….站在岳母门前 我终于下了决心按响了门铃。 门开了,岳母低着头,闷不出声。 这一刻我觉得我们都很尴尬。 岳母头也不抬的径直去了卫生间。 这下可好,本来我就是憋着尿来的,好吗,占领了, 没办法只好憋着了这是我才发现餐厅内已经满满的摆好了一桌丰盛的午宴, 其中有我最爱吃的红烧牛肉这道菜也是岳母最拿手的, 在我融入这个家庭之后我已经记不清吃过多少次了。 最显眼的是桌子中央一瓶红酒和两只晶莹的高脚杯。 我假装大声咳嗽几下,期冀能够引起岳母的注意, 但还是没有动静。 这使我感到尴尬的同时又很兴奋。 干嘛啊,多大岁数了,还象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女孩般矫情?我坐在客厅的谢谢上, 随手捡起岳母给我准备的香烟从这也可看出, 岳母是精心准备的是我最喜欢吸的那个牌子的。 点上香烟,本想好好品尝,但膀胱已经强烈抗议了, 再不放尿恐怕就要尿裤子了。 决心已定,起身来到卫生间门口,轻轻的敲了几下, 没有反应就用力敲了几下,还是没有反应。 试着推门,门虚掩着, 我闪身进去说道: 妈, 我想方便一下。 昏暗的灯光下岳母如同犯错误的孩子,畏缩的站在一角。 当我进去的一瞬,岳母抬起头我们的目光相对, 虽然灯光很暗但我已经感觉到岳母的脸是红红的, 烫烫的。 她没说话就如躲避着什么很快熘出了卫生间.顾不上再想许多, 我赶忙解开裤带快意的倾泻着,尿液击打着便盆里的存水, 发出很大的声响。 当提起裤子要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卫生间的门居然是敞开的。 心想: 她一定听到了这畅快淋漓的声音了。 回到客厅时,岳母已经在餐厅坐好了,而且两个高脚杯里已经半斟上红酒, 岳母头仍低着两只手下意识的夹在两腿之间。 不知为什么我的嘴角居然浮出了一丝笑意,觉得今天岳母的样子有些怪怪的又有点乖乖的。 我坐下拿起酒杯: 妈,我们喝酒吃饭吧!岳母抬起头看了我一下又飞快的移开目光, 我分明从她的眼睛看到了一丝泪光但决不是那种伤心的泪光, 因为她脸颊上的红晕尚未散去但这光景已经足以让人爱怜了。 我满怀愧意的喊了声妈,想对她说什么, 她打断了我: 你什么也别说了, 来!她端起酒杯: 我们喝酒。 没等我响应,她仰起头一饮而尽。 这可决不是以前岳母品红酒的风度啊,那时她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嘬进口中, 在口中反复玩味品尝的啊。 接着她又自斟了大半杯,又是一口饮尽。 如是,已经连饮了四杯。 她本不胜酒力的,这时已经是红霞满腮,晕晕煳煳了。 而我似乎忘记自己也端着酒杯,呆呆的看着她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当她又拿起酒杯要干掉的时候, 我噼手夺下: 妈你不能这么喝。 岳母已经醉了,她斜依在凳子的靠背上,粗气深喘, 头发零乱 双目微张…: 你就让我彻底醉一次吧!彻底..醉…一次..吧!眼看着她已经坐不住了, 身子直往桌下熘我赶忙扶住她的腰。 看着岳母醉后的迷离,我真的觉得这时的女人无论年纪大小都是最美丽和最动人的。 但见岳母平素保养很好的面部闪着一种青春再来的光泽, 小巧的鼻尖上渗出细密的汗珠略施唇膏的嘴唇翕动着….这才是会让我心动的女人啊。 “惠民”岳母喊着我的名字说到: “你是不是看不起妈妈现在这个样子啊?妈妈就是心里有一种感觉, 自己知道却又说不出来呵 你千万别瞧不起妈妈啊…”我赶忙说: “妈妈说哪儿话啊, 惠民从来都是喜欢妈妈的看现在的妈妈有多美啊”“真的妈?你扶妈妈到镜子前看看”。 我踉跄着扶着她站到了镜子前。 此时,酒醉后的失态已经使岳母彻底解脱了。 对着镜子, 岳母说: “你骗人,我没你说的那样漂亮!”镜子里的岳母由于在扭动和扶扯中, 上衣已经挽到了胸部我那熟悉的,岳母自制的白色胸罩已经是青山遮不住了。 我冲动了,大有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觉,于是, 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岳母 : “我没有骗妈妈, 妈妈在我心中是最美丽的女人”。 我刻意将女人这两个字眼咬得很重。 岳母晕了,身子不由自主的依靠在我身上, 脑后的头发在不停的摩擦我的下颚。 我的手不安分起来,一下子捉住岳母的两个乳房, 温柔的揉搓着已经傲然挺立的阴茎,隔着裤子和岳母的长裙在她丰满的臀部上磨蹭着。 她迎合着我,什么也不说,只是一个劲的喘着粗气, 那气息中带着红酒的清香。 我的嘴靠近她的耳朵: “我爱你我爱你, 我的妈妈我的岳母,我的丈母娘!”我抱起她, 脱去她脚上挑的拖鞋将她放在昨天迷奸她的那张床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