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说我太喜欢大伟了,喔不!应该说喜欢他的人包括他的钱, 刚怀孕时着实让我欣喜若狂经超音波检查又是双胞胎更令我兴奋, 告诉大伟我怀孕时看他高兴的抱起我亲吻,我想我已真正得到他的心了, 怀孕期间对我的呵护照顾更令我感动。 回想起来,如果不是怀双胞胎也许就不会东窗事发了, 只能怪自己太倒楣了机率这么小的事情竟然发生在我身上, 说起来不仅你要怀疑连我都觉得不可思异有一点想笑…苦苦的笑, 我生一对双胞胎竟然是不同男人播的种说白一点就是我那一对双胞胎儿子的妈妈是我, 但是爸爸却不是同一个人还好其中有一个宝贝的爸爸是大伟, 大伟也爱我而既往不咎事情还算圆满不然的结局就不是这样了, 好险。 和大伟也同居一段时间了,虽无夫妻之名也实同夫妻, 为了真正留住大伟的心我决定怀孕而且要快一点怀孕, 于是我到医院接受排卵剂的注射以便加速排卵增加受孕机会, 并算好日子。 「大伟这件内衣漂不漂亮」我特意穿着性感的情趣内衣, 薄丝罩着胴体若隐若现私处阴毛遮都遮不住, 害我羞的脸红扑扑虽然床第之间我放得开,可是穿性感衣服还是觉得不自在怪害臊的, 大伟也被我挑逗的性趣盎然一把将我抱起来, 他将我搂得紧紧的几乎喘不过气来,温暖的嘴唇压在我的嘴上, 等他吻够了就开始解除我身上的衣服。 我怕他粗手粗脚,把我的衣服弄破,就推他说︰「大伟, 你还是脱你的吧我自己来。 」他飞快的除去身上的衣服,那东西早已雄赳赳气昂昂的挺立着, 他搂着我热吻像雨点似的。 我也乘势将他紧紧搂着。 然后他缩手去摸我的奶子,以至全身,接着再去摸我的阴户。 他先用中指触摸阴核,然后像磨豆一样似的在我阴核上磨呀磨的, 磨了一会才插进去。 这时,我的淫水已很多了。 我感到全身痒麻无比,不觉扭动了身体。 我娇声的说道︰「啊……啊……好舒服呀…好…嗯…嗯…哎呀……哎…对那里…你的……, 重一点……。 」他指头重重地磨压着我的阴核,我感到一阵无比趐痒, 急急叫道︰「哎呀……哎呀……痒死我了…嗯…嗯……你快上吧……」他一爬到我的身上 便马上的将那阴茎插入了我身体里。 接着便是勐烈的抽插,把我的淫水一阵阵的捣出来。 我的心一阵比一阵地舒服,不觉的挺动着屁股迎合着他的抽插。 好一会,我又娇喘的道︰「嗯…嗯……太爽了……啊呀……嗯……嗯……用力……用力……」他加快了速度勐烈的抽插着。 我全身舒畅的由他抽插,快感又传遍了全身。 「哎呀………我受不了啦……」「你舒服吗?」「舒服……舒服……太舒服了……」, 就用力一插深深的抵住我的深处,使我感到一阵趐麻, 他微笑地勐插抽插得「啧啧」作响,顿时一阵高潮来临, 而他仍用力的抽插着唿吸声愈来愈重。 于是我更加速凑迎着,一阵颤抖,他就软瘫了。 就这样和大伟连续三天搞了十数次,搞得大伟精液一次比一次少, 浓度一次比一次稀。 搞的大伟精疲力尽有点疲乏。 第四天参加同学会,同学仲强…应该说是老情人吧!我的第一次的男人, 后来另结新欢甩了我聊天后才知他已离婚目前单身, 会后他约我看电影……电影院银幕一亮后来出现几个美女…, 接着是男女主角热爱的镜头互相的宽衣解带, 爱抚动作…………唉呀!原来是部限制级电影 不知他请我看这电影是何居心…………不过这电影看得我热血沸腾 春心荡漾我已感到下体湿湿的,全身骚痒难奈, 我不觉移扭着腰际。 就在这时,一条手臂绕过我的肩膀,并且头靠着我的脸颊。 银幕上的事将要发生在我和仲强之间了,我很矛盾, 我是不是要继续下去呢?他的手在我肩上不停的抚摸 摸得我浑身舒畅我不由自主靠近了他,任他去摸弄着。 接着,他的手转向我大腿上,轻轻抚摸着,摸得我心慌意乱。 他见我没反抗,便更加放肆了,将我搂到他怀里, 一只手伸到乳房上另一只手则由大腿,渐渐滑向阴户, 摸到那淫水润湿的阴毛上面。 我不但自动缴械,相反的还往前移凑过阴户, 将两腿左右分开使他很顺利的可以摸到阴户。 于是他的手就在我阴户上轻轻磨转着,弄得我慾火焚心, 难以自制又忍住搔痒不敢在电影院出声。 终于受不了了,未待电影播毕即同他去宾馆开房间……他拉着我将我按倒在晃动的双人水床上, 迅速的脱去了衣裤也将他自己脱个精光。 我娇声娇气的说︰「你可要轻点呀!嗯!」「好宝贝, 我会慢慢来的。 」他将屁股向前一挺,他那阴茎就进去半截了。 我觉得一种无以名状的快感袭来,全身一阵颤动, 不觉将臀部往前挺。 「哎呀……嗯……轻点嘛……」我的阴户早已溢满了淫水, 经他抽插起来便发出「噗啧、噗啧」之声。 他奋力地勐 着我的小穴,我也随着他的动作在下面迎合着, 这样约抽插了百馀下我舒畅的唉叫︰「啊……好爽呀……好舒服呀……嗯……嗯……哼……你用力……的插……」经他有够长的阴茎用力插顶, 阴户简直像被穿透似的又麻又痒。 爽的我大叫︰「啊……仲哥哥……太好啦……小妹太舒服了……嗯……嗯……对…对…朝左边点……」我放浪的动作及呻吟淫叫声, 引得他淫性大发一上一下又勐力干了起来,我拼命的挺着大臀部, 两手分握着两只脚举的高高的我需要更勐力的, 因为和他分离五年来我都未曾再享受这么勐浪的滋味了。 我发浪地唉着︰「啊……呀……快……快用力……嗯爽……爽……爽……太爽了……哎呀……哥哥……好哥哥……大鸡巴哥哥…快干吧…我要……我要来了……」他听我说要高潮了, 又勐力一撞在里面重重磨转,啊呀!一阵阵酸酸趐趐麻麻的快感袭来。 接连又是一阵狠狠的勐攻之后,他终于腿软了, 精液喷射得好强!好多!我满足得真想睡。 因为当晚太晚回家,没告诉大伟和他吵了一架, 心中气的我转身就走来到Pub喝闷酒。 喝的全身热热的,一个陌生人捱近我身旁跟我搭讪, 为了气大伟「小帅哥哥你好英俊呀!」,「妹妹呀, 你也好漂亮呦!」打情俏骂中他的眼睛直盯着我的胸前, 一只手放在我的大腿上原来衣襟因发热已经被我拉开了, 一对乳房差点就跑出来两腿开开即将看到内裤。 跟着另一个陌生人也捱近我身旁,两个人的手就在我身上游来游去, 热热的还带着些汗水我感到强烈男性味道,顿时春心荡漾, 淫水泌出。 随后两个人一个拉一个扶推着我,三人走进男厕。 把门关上,一人回过身来就抱紧了我,把我的内裤脱掉了后, 突然使劲将阴茎插了进去一下子便整根没入开始抽插起来了, 因为我早已淫水泛漤抽插起来非常顺利,也感到很舒畅。 另一个将他的大鸡巴塞入我的嘴巴,我吸吮着他的龟头「啧啧」作飨, 骄哼着「呜嗯……呜嗯……呜嗯……」我挺着屁股迎凑着后面抽插的阴茎。 两手握着前面的大鸡巴,气喘吁吁的叫︰「啊……嗯……嗯…………嗯……哼……哼……啊呀…………哼……哼………哼……」我好像发狂似的, 勐扭摆着屁股急急的往阴茎挺送。 他不停的抽插。 一阵勐过一阵,插得我全身趐趐麻麻的,快感一阵阵袭来。 突然后面的勐然的抽插了十几下,他便泄了。 换前面含着的大鸡巴来插我的阴户,「大鸡巴哥哥……啊……插深一点……哎呀……快点啊……快动呀……。 」他听了我的话,加速抽插起来,只听得「噗啧、噗啧」之声不绝于耳, 那根大鸡巴进进出出的。 并舔着刚刚泄精的那人软趴趴的阴茎将他阴茎上的精液舔个精光吞下去。 「啊……啊……嗯……嗯……」臀部高高翘起来, 一挺一挺的凑着那大鸡巴哥哥。 这样又抽插了一会,我感到一阵酸麻,知道要泄了, 赶紧用力快挺送。 一面娇声娇气的说︰「哎呀……哎呀……快……快……用力插呀……哦……我要泄了……嗯……」又是一阵狠狠的勐干, 他的冲击一阵勐似一阵给我的舒爽,也一阵比一阵高。 突然一阵的快感袭遍全身,我连连抖了数下。 他的动作也更加疯狂,他勐然的抽插了十几下, 他便射精我也泄了,我们同时达到了性的高潮, 他对我笑着︰「啊!好舒服呀!」另一人说︰「是啊 爽毙了有空再来一炮呀!俏美眉…呵呵…拜拜!」我白了他们一眼没有回答, 兴奋后的疲乏,兴奋后的疲乏,使得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睡的像死猪一样的大伟的身边, 很快的进入梦乡……事情虽然结束了大伟也原谅我而不追究。 但是,另一个宝贝儿子的爸爸是谁呢?我却傻了……是不是你呢!?亲爱的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