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须得承认我从小就不是怎么优秀的学生, 甚至在大家眼中是一个不则不扣的小混混。 虽然我并没有犯下天大的坏事,但小事不断, 伤透身边人的心。 我何其不想从新开始,找份安安稳稳的工作成家立业, 但身边的酒肉朋友却不断阻扰我的计划。 自从去年认识小馨后,打从心底我真正相信我的机会来了。 这并不是一般电影小说的情节,一位单纯的小女生彻底改造了一个满怀罪恶却无法脱困的野马;这是真实生活中不断重演的桥段, 机会与命运的捉弄。 小馨也并不是一位涉世未深的小女生,她很年轻时就踏入社会, 接受现实生活的洗礼她也交往过无数个男友, 其中也是有包含如我般不羁的男人但母性的一面总是让她心存想改变另一半的梦想。 遇见她时,她有份稳定的工作,生活还算单纯, 我们因为被彼此对方外型的吸引很快地就一发不可收拾, 陷入爱的泥淖。 小馨抚媚的脸孔与完美的身躯让我爱不释手, 纤细的腿部一直都是她最满意的时常穿着迷你裙、踩上高跟鞋崭露她自豪的一面。 走在路上十,她长发飘逸宛如电视中的明星, 时常都会引来许多男人的目光将她从下到上打量一番。 她曾经当过空姐,所以早已习惯男人有色的眼光, 现在当了OL更能购买自己喜爱的衣服来衬托她姣好的外貌。 我们在床上的结合更是令我百做不厌,本以为藉由身体的交融, 我们可以做做短期的性伴侣不过一旦与她熟识之后渐渐发觉她的内在美, 她的好让我重新省思我的人生与我未来的路我希望也愿意为他改变, 走上社会比较允许或正常的路。 几个月来似乎我的改变让小馨寡目相看, 我有了稳定的工作虽然薪水不多,却是一个可以接受的起步。 我也开始远离之前的环境与朋友,虽然与狗肉朋友还是有在连络, 但已经与他们渐渐疏远了。 我与小馨则是越来越紧密,她也承认从没有如此爱过一个人, 我们天天如影随形可以说是很幸福。 但每段感情都不是风平浪静,总有些难题要面对, 我们的问题导火缐来自于一通电话。 一个熟人的电话。 他是以前与我一同混的道上兄弟,起先都还算正常, 直到他话锋一转很冷静地跟我说我哥出了事, 要我准备一些钱替他解决现在的处境否则他老大是不会放过我哥。 乍听之下我当然不肯相信以为他在开玩笑,直到他让我哥跟我说话, 我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长话短说,我哥一直也都不是一个乖乖牌, 他至今闯过的祸绝对比我多也比我严重,他这次和一些大老上了牌桌, 却输了他没有能力偿还的债。 对方知道我哥身边没有钱,于是找上我来,要求我哥债弟还。 但金额实在庞大,就连我与女友现有的存款都不够救他。 正当我们在思考如何说服对方先放了我哥, 然后我们再从长计议要如何还债对方已开始条件。 「不如这样,我们也不是那么没有良心, 一定要逼你们到绝路这笔钱我知道你们暂时绝对凑不出来, 但我们会考虑给你们时间。 」对方说着。 我心中一愣,哪有如此便宜行事的,果然他接着又说:」但是有件事你们必须要先做, 否则我们也不会放人。 」他停了几秒继续说:」你也见过我们老大, 他上次见过你们之后对你女友可是赞不绝口。 」我听到之后脑中天打雷噼,顿时空白, 他的意思是?「如果你让你的女人来陪我们老大 每晚可以抵掉一大部份的钱可以轻松地救你哥。 」我完全没办法回应,小馨在旁看着我的表情也很纳闷。 「我知道一时你会很难接受,但你真的要好好考虑, 如果你不希望你哥在我们这受到半点委屈你知道该怎么做。 」对方话说完后立刻挂上电话。 我愣在那,直到小馨摇了摇我才清醒过来, 我花了不少时间消化自己的错愕才缓缓地向她诉出对方的条件。 小馨听了之后也是完全傻眼,愣在床边。 那晚我们彼此都没有对话,因为对方的条件看似绝无可能实现, 我也只能拼命思考如何去筹这一大笔钱。 我彻夜辗转难眠,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睡着了, 但却突然被摇醒。 小馨的手搭在我的手臂。 「你真的想保你哥出来吗?」她问。 「想,但他们的条件是不可能发生的。 我明天要问问另外一帮的朋友,看看…」我说到一半, 她打断了我的话:”如果这是你哥最后的关卡如果在这之后你哥可以学乖, 如果可以不要把事情再蔓延如果已经没有其他选择…就让我去吧。 」说完她两串眼泪已流下,我抱紧她,心知这就是对方要的, 但这代价巨大。 但我亲哥又不能见死不救。 我没有回她,心中挣扎一夜,一方面又舍不得小馨付出自己的身体, 另一方面又很自私地跟自己说只是一晚很快就过的。 第二天我们彼此没有太多交谈,事态毕竟严重。 晚上一到,手机响起,另一边又是对方的声音。 「考虑得如何?」我的手发抖,紧抓着电话, 看着小馨令我心碎的是我从她的眼中看到异常的平静, 她闭着眼睛向我点了头。 直到对方催着,我只回答了一声:」嗯。 」「很好,这样才对,我给你地址,你等下把她带过来吧。 」对方回着。 一路上,我们都不发一语,我只能握着小馨的手, 传递我对她的感激与爱。 那是一个郊区的独栋别墅,屋子前停了多辆车子, 我牵着小馨的手缓步走向大门。 「我们的主角到啰。 」其中一个帮我们开门的小弟。 他们的老大走向前,色眯眯地看着小馨, 手直接向她身过来。 「我要先见我哥。 」我抗议着。 「等下你就会见到了。 」那个老大回我。 老大粗鲁地一把拉起小馨的手就要往旁边的房间走去, 小馨回头含着泪望着我我也只能呆立在那,什么也没办法做。 小弟指挥我坐在房间对面的沙发,眼看着老大将小馨带进房里, 连房门都没有带上我在房间前面看得一清二楚, 其他小弟也凑在房门口预备要欣赏老大上小馨的戏码。 老大命令小馨站在床沿,面对着房间门, 开始要将小馨身上的衣物一件件扒光。 「请你把门关上。 」小馨苦苦哀求着。 老大并没有理会她,主动将小馨身上的针织衫一个钮扣、一个钮扣解开, 当老大脱去小馨的上衣时小弟们各个吹着口哨, 发出许多赞赏的声音。 而小馨C罩杯的白色胸罩已经毫无遮掩地展现在众人面前。 「拜托,请你关门。 」小馨不放弃地跟老大说。 「不要害怕,等下我会让你很开心的。 」老大回。 老大并不浪费时间,他很快地将小馨的胸罩单手除下。 「裤子就自己来吧。 」老大跟小馨说。 小馨知道再怎么反抗也没办法阻止今晚即将发生的事情, 她脱下了自己的牛仔裤只剩一件白色的内裤站在老大面前。 「你们谁要来帮忙脱她的内裤啊?」老大转过身问在房间门口的小弟们。 有一个年轻小弟急忙喊着他愿意,老大并让他走向小馨。 小馨光着上半身,她用双臂遮住自己的胸部, 挤出深深的乳沟小弟走到她前面直盯着她的胸部看着, 双手放在小馨的腰部顺势将内裤往下拉至脚踝, 小弟弯着腰脸部的高度刚好在小馨的阴毛前, 还趁机向阴部闻了一下才退回门口。 此时老大也已将衣服脱光光,看着他走到小馨身后, 以为他直接就要提枪上场了没想到他命令小馨将腿张开, 全身光熘熘眼睛紧闭着,成大字形站在一群小弟前面。 小馨身体突然抖了一下,叫了一声,惊吓眼睛突然张开。 原来就在小馨不注意时,老大静悄悄将他的手指从后面直接插入小馨的阴道中。 「好痛!」小馨挣扎着。 老大似乎不理小馨的哀号,继续一进一出的用手指在小馨干干的阴道中抽插, 整个房子只有小馨痛苦的呻吟及小弟们的呐喊。 一根手指、二根手指、三根手指都放进去了, 小馨呻吟声没有断过随着老大的节奏,小馨的声音也忽大忽小。 小馨面带痛苦且羞愧的表情,双手却握着自己的胸部, 大拇指弧口紧捏着自己的乳头往中间挤压,呈现一条深深的乳沟, 臀部则随着老大的动作忽前忽后地摇摆。 老大有手玩弄小馨的阴部一会后,他终于将手指抽出并高举着。 「谁说她没有在享受啊?我手指上就是证据!」老大说着, 接着又是小弟们一阵欢唿。 老大的手指看起来很是湿润、晶莹剔透, 原来小馨她不自主有了生理反应她的淫水流满老大的手。 老大将小馨转过身来,双手放在她肩膀上施压, 令小馨不得以只能蹲下。 老大抚摸着小馨的秀发并自行加自己的外裤及内裤一起脱掉, 露出那又黑又粗的肉棒。 在小馨不注意时,老大的一个手掌放在小馨头后突然往自己的下半身压过来, 另外一只手则是握着小馨的下巴硬生生地将他的阴茎放在小馨嘴唇上, 用力一推半根肉棒已经在小馨嘴里。 此时后面的小弟们更是起哄、拍手,看着小馨的背影, 赤裸着身体蹲在大哥面前为他口交大家都悄悄地往前跨进一步, 想看得更清楚些。 除了小弟的喧闹声,整个房间就只有小馨嘴里有规律地吸允口水声, 大哥手放在小馨头上不停地摆动,看着黑黑的一根在小馨口内进进出出, 有时甚至整只都没入她的嘴哩我坐在房外什么事都不能做,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馨在房内被一个陌生男人凌辱着 任由那些小弟免费观赏。 不知过了多久,老大在小馨嘴里时快时慢, 一点也不温柔老大的粗暴让小馨满脸都是自己的口水与肉棒分泌出的初精, 有的甚至还滴到小馨的腿上。 老大终于将自己的棒子从小馨口中抽出, 还有一条长长的口水丝自小馨嘴唇连在老大的阴茎上 小馨看到很是懊恼试图摆动头让它断掉但无论她怎么甩都没有用, 这条丝还贴上小馨的脸颊上又淫荡又羞愧。 老大用力一把将小馨拉起并将她扔在床上, 小馨害羞地将身体卷曲着不让其他人看到她的私密处。 老大看着小馨邪恶地笑了一声,并转身过来并指着两位小弟说:」你们两个过来。 」那两个小弟受宠若惊,赶紧往房间内走入, 老大继续指示他们:」你们两个一人站一边抓住她的手和脚。 」小馨听到立即说:」不要,不要。 」老大说:」谁叫你那么害臊,我们这是在帮你耶, 你配合也是一次不配合也是一次,你自己决定吧。 」小弟非常听话,站在床的左右两侧,一手抓着小馨的手腕, 一手则抓着小馨的小腿令她成大字形,腿部还被他们拉的特别开, 小馨的毛原本就不多此时她的头撇过去不看着任何人, 她的阴唇却完全地被暴露在外表面看起来光滑有水, 甚至看到小小的穴洞随着小馨的唿吸而缩放。 老大看时机成熟,爬到床上,就在小馨的下面, 一手去拨弄小馨的阴部用了大拇指与食指将小馨的穴掰开, 抖了抖肉棒便将他的泛红且膨胀的龟头往小馨的洞里塞, 一寸一寸地往里探直到整根肉棒都插入小馨阴道中。 「啊~~~~」小馨大叫了出来,声音又是痛苦、又是羞愧。 她紧闭着眼睛,身体显得僵硬,一切都任由大哥与小弟的摆弄。 「我就知道,你不仅人长得美,身材美, 进入你身体的感觉真是不赖。 」老大夸奖着小馨。 「不要…啊….嗯….不要啊。 」小馨只能小声地说着。 「各位,她以前是空姐耶,我就知道空姐最爱这套了, 口中说不要身体却泄了底,等下做完你们要乖乖排队, 不要说大哥没有照顾你们。 」小弟们听到欢欣鼓舞,争先恐后挤到房间内看着小馨表演, 且已经开始协调先后顺序。 小馨急忙叫着:」说好一次而已啊?!你们不能这样!」「如果你能够让大伙满意, 你老公哥哥的债务就能一笔勾销我们就不会再碰面啦。 但如果你不想配合的话也没关系,我们以后可以继续保持联络喔。 」老大威胁着。 小馨抿着嘴,显然不知所措,但老大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继续冲刺在小馨体内横冲直撞。 小馨留下了伤心的眼泪,她为了我哥居然做了这么大的牺牲。 老大对小馨绝不轻柔,老大每次的抽送都是用全力, 身体撞击的啪啪声又大又响。 虽然百般不愿,但小馨的淫水却越流越多,啪水声也很清楚。 小馨的手脚都被小弟制住,整个人像一个大娃娃似的上上下下动着, 被老大强奸着。 其他小弟还趁着小馨无法动弹,对她上下其手, 有的兄弟抢着摸她的胸部捏她的乳头,有的趁机抚摸她平坦的腹部及修长的美腿, 更有一个直接将舌头放进小馨嘴里强吻着她。 小馨看似已经完全放弃,完全堕落,任凭大伙在她身上对她做出极羞辱的动作, 她身上没有一寸肌肤是没有被摸到的。 我已经没有办法继续看下去了,我低下我的头试着将这一切当作一场梦, 耳边只听到房间内男人的吆喝及欢唿声吵杂声已经渐渐淹盖小馨的呻吟及叫喊声, 偶尔还会听到类似小馨在帮人口交的口水声。 在地狱的时间过得特别慢,过了至少六个小时, 天色眼看就要变亮了这时房间内的声音才逐渐安静了下来, 小弟们也走的差不多了。 我抬头一看才发现小馨一丝不挂地站在房门口, 她的头发散乱妆也全花了,脸上夹杂着泪水与类似精液的液体。 她已经无法站直,膝盖朝内、双腿弯曲扶着门框, 全身上下都是精液身上甚至还有许多红色的, 不知是被揉捏或是拍打下场。 她站在那不发一噢,我赶紧扶着她出来让她坐在椅子上, 欲转身进房间将她的衣服拿出来她拉着我的手, 轻声地道:」不要拿我不要。 」想必是她也完全不想见到那些衣物了, 但还是要穿所以我仍进房取了她的裤子,顺便拿了条毛巾将她全身湿答答的精液抹去, 她低着头让我将我的外套披在她身上便扶着她往外走。 走到门口时我突然想起,问了坐在旁边的小弟, 」我哥呢?」小弟爱理不理地回我:」老大已经将他送走了。 」听完我扶着小馨继续往车子走,坐在车上后小馨整个人瘫在车椅, 闭着眼睛疲惫无比。 我回头往那间屋子看过去,愕然发现一个我无法解释的景象, 我彷佛看见我哥和老大站在房子二楼的窗内笑着交谈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闭起眼睛又再看一次, 这次他们两个身影就不见了我带着困惑的心情赶紧发动车子离开这个罪恶的地方。 回到家后我抱着小馨上楼,我帮她除去身上的衣物让她进去浴室冲洗, 才发现她的裤子里全是阴道流出的精液不知昨晚被灌了多少陌生男人的体液, 我紧抱着她不发一语我想从今以后我会一辈子守护着她。